超级碗首位冠军四分卫回忆高球生涯:这是必备社交工具
原标题:超级碗首位冠军四分卫回忆高球生涯:这是必备社交工具 北京时间1月13日,哈罗德-瓦尔纳三世上一年度拿下了职业生涯的第一个美巡赛冠军,并且获得了参加哨兵冠军赛的机会。他度过了很好的一周,在打完球之后,他回应着丽思卡尔顿酒店门卫的招呼,享受丰盛的晚宴。 但是有时候也很不愉快。 有意思,瓦尔纳三世和自己的妻子阿曼达-辛格尔顿去参加一站巡回赛,在一个古老的度假村,他们被门童拦了下来:“球童留在外面。” 阿曼达说:“我们是球员,是客人。” 瓦尔纳三世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说:“这家伙很尴尬;说他很抱歉。我不认为他是种族主义者。我只是认为他从未见过一个不叫泰格-伍兹的黑人高尔夫球手。事实上,他可能在酒店里没有见过太多黑人客人。” 正如瓦尔纳本人所暗示的那样,如果他有更多的名气——在美巡赛上取得更大的成功,以及随之而来的一切——那小小的意外场景就不会发生。但是实际上,美巡赛连黑人球童都没有几个。 已经退役的NFL前四分卫道格-威廉姆斯现年66岁,是华盛顿NFL球队的一名高管,1988年,他成为第一个首发并赢得超级碗比赛的黑人四分卫。上世纪6、70年代,他在路易斯安那州被隔离的小镇中长大,他知道在美国,黑人意味着什么。 “在那场超级碗之后,我开始被邀请到很多不错的乡村俱乐部打高尔夫球。”道格-威廉姆斯说,“如果只有我和三个‘成员’,我不会太感兴趣。但如果是为了我和我的孩子们,我们可以约出来玩得很开心。即使我打出92杆——谁在乎呢?” 约威廉姆斯出来的是他的队友和朋友,其中许多是黑人。这些“成员”通常是三个热爱足球的富有的白人商人,他们渴望听到内部的故事。道格-威廉姆斯指导泰格-伍兹,至少自从转为职业球员以来,他可能从未被当成门童拦下来过。那是因为绝大多数人,无论背景如何,在名人和成功人士面前都不知所措。威廉姆斯一直都是成功人士。 在第22届超级碗上,他的华盛顿红皮队以42-10击败了约翰-埃尔韦的丹佛野马队。在这之后的几年, 大家开始关注这位黑人球员。当老虎伍兹在1994年踏入斯坦福大学的校园时,作为一名18岁的高尔夫神童,他已经是一个全国性的人物,至少在高尔夫领域是这样。人们为他敞开大门。当李-埃尔德去年在美国大师赛上获得荣誉首发时,道格-威廉姆斯也感到很开心,是华盛顿特区黑人高尔夫球手的标志性人物,他和威廉姆斯在那里生活了多年。 展开全文 “我是第一个赢得超级碗比赛的黑人四分卫,但可能还有其他人(也创造了第一名)。”道格-威廉姆斯表示,有许多黑人球员——其中包括弗雷迪-所罗门和马林-布里斯科——他们在大学时是四分卫,在职业生涯中转变为接球手。四分卫是一个白人位置,就像主教练一样。球队老板也是白人。 道格-威廉姆斯在1970年代是一所历史悠久的黑人大学格兰布林州立大学的主力四分卫,但只有一位NFL教练乔-吉布斯,当时是坦帕湾海盗队的进攻协调员,来到格兰布林亲自观察他。威廉姆斯在第一轮被海盗队选中,主教练是约翰-麦凯。 “1978年,我还是一名新秀,约翰-麦凯对我说:’给自己买一套高尔夫球杆。’”道格-威廉姆斯说,“他说的是高尔夫球场上发生了很多事情。” 当时,高尔夫是NFL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——今天也是如此。威廉姆斯说,对于任何一名试图在NFL中成为教练或高管的人,如果球队的老板是一名狂热的高尔夫球手,那么这场比赛就是一个重要的社交工具。NFL中的许多黑人球员至今都没有注意到高尔夫的重要性,这是一个障碍。 在1990年代末和2000年代初,威廉姆斯是坦帕湾的一名球探和高管:“老虎会来比赛,我们会在场边交谈,他很容易沟通,就是一个普通人。他了解NFL,但是课网了解更多。” 自泰格-伍兹首次拿到美国大师赛冠军(1997年)至今的24年里,很少有黑人高尔夫球手在美巡赛上留下了印记。对此威廉姆斯表示:“归根到底是钱的问题,这个国家有多少黑人家庭能负担得起会员资格、课程、设备、旅行——作为一名初级高尔夫球手所需的所有东西?如果培训一名初级高尔夫球手每年要花费50000美元,或许你可以为孩子的大学教育攒下这笔钱?我告诉你,大学每次都是更好的投资。” 道格-威廉姆斯威廉姆斯是八个孩子的父亲,其中包括一个在布朗大学打篮球的儿子。那里没有运动奖学金!他的孩子们都没有对高尔夫表现出太大的兴趣,尽管威廉姆斯希望他们会这样做,但是他们不属于乡村俱乐部。威廉姆斯说,他总是觉得在公共球场和城市拥有的球场打高尔夫球更自在。他提到了纳什维尔的旧坎伯兰高尔夫球场,传奇的黑人高尔夫球手Ted Rhodes曾在那里打过很多场球,瓦尔纳三世也是在公共球场当中长大的。 2005年,华盛顿国民队还是一支新的棒球队,他们的经理是名人堂成员弗兰克-罗宾逊,他是一位热爱高尔夫的棒球偶像。有人问他是否打过华盛顿的国会球场,他说:“哦,我永远也进不去那块场地。” 他认为国会不向黑人开放,无论是会员还是客人。 “我完全明白。”威廉姆斯对此评论说,“弗兰克-罗宾逊一生都以黑人身份度过。他知道出去打高尔夫球会不舒服。” (Alse)